×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 美食首页 > 美食推荐
苹果 发表日期 :2013-03-21 餐 厅 名:叮叮车仔面(已歇业/关闭
金牌食神五级 点击数 :38359 所在地区:广州市 海珠 江南西
加为好友 发悄悄话 投票数 :102 看看附近其他推荐餐厅
  相关活动:叮叮车仔面的地道美味

港式茶餐厅之爱-------叮叮车仔面(环境篇)

 

一直拖到最近才看了岸西的新片《月满轩尼诗》,因为坚持要等到粤语版本。意料之中的奶茶咖啡蛋挞以及菠萝包,付账的时候从钱包夹层里拿出很多钢镚儿,茶餐厅里虽然嘈杂,但要是坐到沙发卡座也可以安安静静看侦探小说,门外的轩尼诗道有电车叮叮当当地开过。张学友在剧中说,有时候早上睡不着了,听到电车的叮当声,又能翻过身去好好睡一觉。汤唯穿着浅绿色的T恤和墨绿色的开衫,毫无式样的布裙子下面露出不那么细的小腿,光脚穿平跟鞋,披肩发放下来的时候微微发卷,留海让她看上去使人砰然心动的温柔,笑起来像个孩子般合不拢嘴,所以被人看到有一颗蛀牙。张学友问他永远打扮得精致得体一丝不苟的前女友张可颐,你能不能张开嘴笑一笑,张可颐漫不经心地回答,那多难看。
   电影里张学友和汤唯永远约在茶餐厅里,隔着一张简陋的桌子讨论杀来杀去的小说,和张可颐则是去看不清楚装修的高级餐厅,张可颐穿着微微露背的小礼服,两个人的距离在水晶玻璃的映衬下显得无限遥远。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岸西最得意海报上那块小黑板,写着电影里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印度大叔的台词:净饮双计 齐坐三计 相睇四计 谈情五计 开交六计。岸西说自己选择茶餐厅发生《月满轩尼诗》的一切,是因为爱情是要发生在最不提防的地方
   有些更简陋的茶餐厅甚至没有沙发卡座,只有油晃晃的桌面和硬邦邦的凳子,桌子和桌子之间几乎没有间隙,很热很热了之后才会打开空调,厨师们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用大火爆炒牛河,热气毫无延迟地传过来,不管吃什么都片刻之间满头大汗,什么饮料都加柠檬,柠乐、柠水、柠七,柠檬茶在长长的玻璃杯里塞了小半杯柠檬片,你要用吸管费力捣啊捣,柠檬的味道才会浓郁地透过冰块传出来。
   香港作家马家辉说,如果要很简单地描述香港文化,那就是茶餐厅,因为这里既可以吃到三明治和牛排,也能找到白粥和馄饨面。《麦兜故事》里春田花花幼稚园下面就是校长兼职开的茶餐厅,电影里最著名的鱼蛋粗面的对话正是发生在此,麦家碧的办公室里专门设计了一间茶餐厅,跟所有茶餐厅一样装着吊扇,甚至后来麦兜的创作人和香港小交响乐团联合制作的音乐节目,也名为麦兜茶餐厅嘉年华
   这样的典故几乎数不胜数。金庸当年在做《明报》的时候,每天去附近的茶餐厅喝咖啡,认识了十六岁的美丽女侍应林怡乐。金庸给她十元小费,这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林怡乐以文人赚钱相当辛苦为名坚拒,二人由此结缘。没多久,金庸与第二任妻子朱玫离婚,金庸后来说,爱情好似吸毒,你明知那是不好的,但又抗拒不了引诱,又吸了
   另一个香港文化的标杆性人物王家卫也钟爱茶餐厅,《阿飞正传》中的白宫冰室,《2046》有金雀餐厅,满溢后来用到几乎滥情的浓浓怀旧味,从旧式的挂墙钟到慢悠悠旋转的吊扇,西餐厅的矜持和茶餐厅的热烈天衣无缝地汇合。王家卫自己也经常去金雀吃饭,里面甚至专门有一款套餐名为“2046”,售价204.6港币。
   在数不清的香港电影和连续剧里,茶餐厅里挤满了古惑仔、师奶、落寞的失业男人以及职业不明的女人,他们喝一模一样的丝袜奶茶,吃麦兜最爱的香港一蛋挞。港剧中的白领精英们当然不会来这里约会,他们的白天属于中环,夜晚属于兰桂坊,喝醉的时候去维多利亚港互诉衷肠,但他们总会有在茶餐厅里点猪扒包的父母、三姑或者小学同学,基本只说英语的精英们穿着阿玛尼的西装经过茶餐厅,要是遇到熟人照样得进来吃碗鱼蛋粉,加很多辣酱。
   这里是香港的地气,最微小的活动都会被解读阐释。SARS肆虐的时候,旺角某家茶餐厅老板受陈可辛电影《金鸡》的启发,把一般20块一碗的河粉降价到10块,被媒体称为壮举。连曾荫权都要在就职一周年的演说上说:当大家见到我在茶餐厅吃牛腩面时,不要心里怀疑这个是否就是煲呔曾?媒体后来果然拍到他去了茶餐厅,不过不是吃牛腩面,而是喝了一杯金牌奶茶。所以李碧华要感慨,茶餐厅可以相睇、讲数、劈友、约会、拍拖、过文定、分手、箍煲、蛇王、吹水,她写过自己在茶餐厅里听到两个二奶的对话,也许在这样对话的边上,就上演着月满轩尼诗一样的爱情故事。

   对于香港来说,茶餐厅几乎成为一切解读的入口。黄子平在《香港短篇小说选2002-2003序》中称其为阅读香港后殖民都市空间的重要地标”,因为当年的小说中这一意象反复出现,陈冠中的作品更直接命名为《金都茶餐厅》,作为他《香港三部曲》的最后一篇,也是黄子平认为这一年的短篇小说创作中最值得重视的一篇
   小说用粤语写成,开头与结尾重复,正门向美丽都大厦,后门傍仙乐都夜总会(最近一直内部装修暂停营业),左边维多利亚时钟酒店(前伊顿英文补习夜校),右转角马会(前皇家赛马会)场外投注站,拐个弯系重庆森林,行两步到汇丰银行,黄子平认为这样的罗列是不经意地将前殖民者的皇家辉煌与本土的市井粗鄙并置。实质上香港的混搭气质无处不在,茶餐厅正是其最好证明:咖啡加奶茶叫鸳鸯 好立克加阿华田是黑白鸳鸯,感冒了可以喝柠乐煲姜,喉咙痛的时候有咸柠七,这是咸柑桔、柠檬再加上七喜,怪不得陈冠中要在小说中说:如果茶餐厅都死,香港真系玩完。
   茶餐厅之于香港,大抵相当于茶馆之于成都,只是身处中国大陆,茶馆更多作为生活和文化的地标存在,它在政治以及社会层面的地标意义正在被消解。一直关注老茶馆文化的王笛在谈及自己的新书《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时说,从茶馆这个窗口可以看到地方文化与国家文化、公共空间的使用与国家权力相互博弈的整个过程。在书的结尾,他想象自己回到1950年的成都,对茶客和茶倌们说,将要写一本以他们为主角的书。但在结尾的结尾,他还是忍不住哀叹他们和这个城市一起,已经踏入虽然轰轰烈烈但是已不再属于茶馆和茶客们的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熙熙攘攘的日常生活空间将不复存在,人们到哪里去寻回老成都和老茶馆的旧梦?
   还好,这个问题香港人无需自问。

 

 

江南西路有一家茶餐厅,没有沙发卡座,只有油晃晃的桌面,桌子和桌子之间几乎没有间隙,很热很热了之后才会打开空调,厨师们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用大火滚烫叮叮面,热气毫无延迟地传过来,不管吃什么都片刻之间满头大汗。但我还是喜欢去那里,叮叮面跟冰柠檬茶怎么那么配,柠檬茶在长长的玻璃杯里塞了小半杯柠檬片,要用吸管费力捣啊捣,柠檬的味道才会浓郁地透过冰块传出来。深夜的时候一边食叮叮面一边往外望,对面是一个看上去很破败的夜总会,迎宾的小姐穿着仿佛立刻要去歌剧院唱《茶花女》的庞大礼服,她们小小的身体在层层叠叠的裙摆下彻底消失了,还好画着很突出的妆,最正统的红唇,眼影是紫色的。喝醉了的男人跌跌撞撞下楼,搂着一个或者两个穿着超短裙和黑色漆皮长靴的姑娘,很快上了车,消失在广州的夜晚里。我和对面的人把面前的东西吃得一点不剩,才慢慢起身出门,沿着江南大道一直走,就会看到珠江,对面的灯光越过窄窄的江面照过来,我们坐在路边的石凳上,他抽一会儿烟,我噼里啪啦地打蚊子。
   
坐在硬邦邦的凳子上,我看过了那么多人的故事,我的,我们的,月满轩尼诗一般的,说不清楚淡如冰柠檬水还是浓如热奶茶。一直自以为是等着的人真的来到现实世界,大都经不起窗外烈日的直直逼射,而一直排斥的新开始,却像电车的声音,明明已经开过,却总是无时无刻不听到,那叮叮、叮叮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中无处不在的流淌,给人无限的希望,却又不敢希望。

 

餐厅:叮叮车仔面(已歇业/关闭)    用手机搜餐厅、发食评,随时随地当食神!
详细地址:海珠区江南西路19号104号铺
订座电话:84485187
菜式风味:茶餐厅
适合类型:情侣约会,朋友聚会,随便吃吃
服务态度:好
人均消费:0-30
推荐菜式:四宝车仔面,牛肉面、牛腩面等

本文作者精彩推荐

觅食专题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