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前位置: 美食首页 > 美食推荐
苏影 发表日期 :2012-11-22
新星食神四级 点击数 :1543
加为好友 发悄悄话 投票数 :4

冬之初味

  北风拂晓,吹皱一江韩水,淡日临窗,桂花尚有余香,初冬的古城,乍冷还暖,茶烟绕案中,摆下一碟子香脆瓜子、二三块凤梨酥饼、四五个榛仁巧克力,若有客到门,自是可喜,香茗零食皆可待客,若无人来访,亦可自悦,零食香茗又可陪读出一卷宋时词集。


  潮州人喜茶,茶缘又与福建、台湾两地颇具渊源,因而从台湾进口而来带着闽南风味的茶食便自也在挑嘴的潮州人市集上占了一席之位,其中有一款绿茶南瓜子,采用绿茶粉烘焙南瓜子而成,一个一个翠绿翠绿的瓜子,大小十分均匀,磕开来瓜子肉也是一样的清翠欲滴,嚼进嘴里香甜酥脆中更有满口茶香四溢,此时若再细品上一两杯单枞茶润喉,澄黄的茶水浸润翠绿的瓜子,神思清爽之际犹似飞鸟之无所束缚,那情境倒颇得杜工部绝句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之意趣。再者,若是吃瓜子的人是位明眸皓齿的少妇,红唇轻启间,吸去瓜子肉,一个兰花指又弹飞化蝶也似的两片瓜子壳,那不经意间的性感即又透泛出“绿芭蕉,红樱桃”的明艳妩媚,就连那丢落一地的瓜子壳儿亦如花飞花谢,落英缤纷。当然,如此吃法是需极具娴熟技巧的,放在旧时中国,最能掌握这般技艺的或当是那些闲散安逸的太太、小姐或者少爷们了。一个下午茶的时间,随着他们磕出无数的瓜子壳的同时不知又会道出多少深宅大院里的奇闻八卦。而到了上世纪八零年代末,饮食男女们吃瓜子的场地却似乎被固定到了暗如黑夜的电影院里,凭着儿时的记忆,开元路上那个卖炒瓜子的固定摊档就是紧挨着电影院门口那一家临街的住户摆下的。有要进场看电影的人时常先在他家的摊档上买上一包葵花瓜子,用纸包出一个冰激凌的倒金字塔形状,握住顶尖的下方,电影开场时,瓜子也就可跟着开始磕了,似乎这一纸包的瓜子儿很能帮助观众理解影片的深层次内涵,所以一段时期里,只要影院的票房收入有保障,瓜子摊的生意也就有了保障。那时一场电影的门票也就一元、两元,一包瓜子的价格也就五毛、十角,然而电影院座落在路口是那般沉稳大气,让人对里面放映的电影不由得心生向往,而卖瓜子的人家一个小小的摊档便已可营生,亦让人对安居乐业的生活有着温暖的期待。只是多年之后,斗转星移之间,旧影院、旧摊档都已淹没进历史的尘烟,瓜子文化则作为中国饮食文化里独特的一支绵延至今,而揉合了茶道的瓜子则比中原地区的瓜子更适合着潮州人的饮食口味。


  只是再好的瓜子磕久了口齿亦难免发酸,又是食不果腹的事物,三杯两盏工夫茶饮下,或便亟需一两块绵软的凤梨酥饼或是两三块醇厚的榛仁巧克力以慰饥肠了。号称一口酥的凤梨酥亦是来自宝岛台湾,每一块除独立透明袋包装外,外面的包装袋却是一只做成菠萝形状的硬纸盒,盒子的开关便是上面的菠萝叶,把菠萝叶子轻轻一掰纸盒便被打开,这个凤梨酥还未进嘴,单单如此雅致巧妙的包装就已先把人给镇住了,由此,台湾人的风雅细腻可略见一斑,肯在细节上多费心思的人总是优雅从容的吧?其实此种凤梨酥与许久前市面上便已流通开来的广东产水果酥饼味道如出一辙,相差无几,只因先前吃时常与旧时同事为伴,且吃且谈,嘻哈度日,如今分别,独自再尝,心里不免就会有了许多的荡漾。


  很多时候,我们吃食,吃的不是一种食物,而是一种心情。一块甜软的凤梨酥足以让我心荡漾,一块香醇的榛仁巧克力则又足以让我心跌宕。在那简单的孩童时光,父亲花五角钱买来的一块大金币巧克力成了生命中最初的遇见与倦恋,不知筑起我多少日子的幸福岁月,长大以后,幸福变成了一个需要重复询问的概念而非柔软美好的感观,再回首,同样的金币巧克力变成了一种实实在在的红糖丁般的味道,难以回味,不复缱绻。直到浅尝了表妹网购而来的有着极高可可粉含量的俄罗斯黑巧克力,那发愤也似的苦更若生活里横摆下的一道难以跨越的坎,足以让人在瞬间明了当下的平淡便已是温软的甜蜜,许多的焦躁当可放得下、丢得掉,没有委屈,即得自在。


  在一个晴好的周末,拆开一盒来自美利坚的榛仁巧克力,香浓醇厚的味道扑面而至,一种简单的快乐油然而生,至此,简单的生活便是成人幸福的注解。潮州城的早冬,有凉风却尚未凛冽,告别枯叶纷飞的深秋,焦躁的人心渐如韩山上的橡木宁静悠远,此时若无俗事烦扰,单单的几味小零食、几杯凤凰茶便可成就一个人间好时节,这便是古城的冬天最初的味道。


上一篇:鲍鱼红烧肉

下一篇:杏花楼

本文作者精彩推荐

觅食专题

网友留言

公告栏

近期热点

近期大奖活动